设计见解 …Ken Nah博士教授

设计:一个韩国人的视角

罗建(Ken Nah)博士教授自2009年起一直是Red Dot Award: Design Concept评委成员。他目前担任韩国国际设计专门大学院设计企管系教授,兼任Human and Experience Research(HER)实验室执行长。

在一次Red Dot Award: Product Design评选后,Ken Koo与罗教授就设计问题展开讨论,探讨了一件小小的装置是如何支配人们的生活的。

kn_main_470x676

Ken Koo (KK): 据我所知您喜欢监测自己的活动。谈谈具体情况怎么样?

Ken Nah (KN): 是的,如果我按它(Misfit Shine)两下,它会告诉我时间,随后是我到目前为止的进度。

把它与手机同步,就可以更加准确地了解我当天的锻炼情况。此外它不仅跟踪我的锻炼,还会跟踪我的睡眠。这件装置非常让人吃惊,按照距离和时间的不同,它会自动把活动分成五种不同的级别。

KK:对您确实有帮助吗?

KN:有的,通过这个应用我可以跟踪并设置目标。达到了目标,我就会像小孩子一样感到开心不已;如果有几天没有达到目标,就觉得好像必须多做一点儿把它补上。

KK:我越来越多地看到有许多这样的装置在对你测量、与你沟通。智能手机越来越多地为我们做着任何一件事情,在减少市场上产品数量的同时,却提供了更多的免费服务。

KN:确实如此。它在观察此前产品的基础上,推出新的商业模式和服务类型。在我看来,这确实是样好东西,它把许多不同的服务和设备合而为一,对我来说就像一个指挥控制中心。

KK:您有没有预见到近期会出现什么新生事物?智能手机将为我们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变化?

KN:我觉得通过智能手机,我们实际上能够探索两个不同的极端。因为它,我一方面会花更多的时间来拿着手机独处,而它也确实让我有时间来反思问题。另一方面,我又通过它用短信、群聊、Facebook等等,花更多的时间与他人共处。

KK:这个见解挺有意思,我还没想过。您说的没错儿,智能手机给了我们更多的独处时间,同时也让我们有更多的时间与他人互动。既然我们拥有的还是24个小时,这是不是意味着我们的休息时间更少了?

KN:这就是问题的症结所在。以前从活动A到活动B有一个过渡,会有一段过渡时间,但有了智能手机,过渡时间就越来越短,几乎是数字一样的从零到一,立刻完成切换。所以虽然拥有的还是24个小时,但在我看来,我们对时间的利用效率提高了。

KK:您有没有觉得对智能手机的依赖有些过度?无论何种情况,即使是在假期,别人也会因为能够直接联系到您,而希望您能马上答复。

设计师在开发智能手机的免费服务时,是不是该考虑点儿什么,而不是让每个人都总是变得越来越忙?

KN:我觉得这个问题挺好。目前在韩国,设计师和设计届都陷入了一种僵局,这是因为我们需要某种突破来逃离当前这种局面。

设计师要同时考虑好坏两个方面。亚洲文化中有“阴”和“阳”,也就是消极和积极。目前设计师只是考虑积极的一面,只是设计一些诱人并且商业上成功的事物。而他们还应该考虑到可能的消极方面,想得更宽、看得更远。

他们可以通过交叉学科也就是有些人所谓的跨学科协作,与管理、工程技术、科学以及人文界并肩合作,这样就能孕育出新颖、有创意的事物。

KK:最后一个问题。韩国设计发展的总体方向是什么?为什么有那么多韩国人参加Red Dot Award: Design Concept?要知道,韩国相对来说并不大。

KN:几年前,设计专业每个学生的梦想都是到三星设计中心工作,不过这些年却旧梦不再。目前他们有1500多名设计师,但最终产品数量却很有限,而且年年没有变化,用得着设计师的地方并不多。现在我们思考的是设计2.0。在此之前是家用电器,考虑的都是为公司服务。

今天,韩国的设计师正在着眼于未来,原因就在于各家公司都在切实寻找那些能够纯熟驾驭概念的人士。设计师应该考虑到未来的策略,所以在我看来新的概念就是韩国设计师当前的总体方向,甚至所有的教育都在朝着这个方向努力。

KK:感谢您接受访谈。

KN:谢谢。